為高僧洗冤,得神靈解難


嚴守戒律的高僧遭構陷

唐朝武則天時候,恆州鹿泉寺僧人淨滿嚴守戒律,品行高潔。誰知正邪不兩立,面對修行逐漸出眾的淨滿,廟裡不少貪饞懶散的和尚卻感覺如芒在背:出了這麼個天生窮命的呆和尚,我們還有什麼名氣,還有什麼供養,難道全廟都跟他做苦行僧不成!他們嫉恨之下,思來想去,唯有把這個呆和尚除掉,並讓他名譽掃地,才能一解自己心裡咬牙切齒之恨,二揚自己表面冠冕堂皇之貌。

「萬惡淫為首」,犯色戒是和尚最大的污點。那幫歹毒和尚深知這一點,他們首先精心炮製了 「物證」:把一幅畫偷偷藏在淨滿房間的經匣子裡,並故意鎖得嚴嚴實實。畫上畫著一個美女坐在高樓上顧盼多情,淨滿在樓下彎弓射箭,分明是淨滿在投遞情書勾引良家婦女。然後他們又炮製「人證」:教唆淨滿的不肖徒弟到朝廷去構陷淨滿,披露淨滿「打著高僧幌子姦淫婦女」的「內幕隱情」。

武則天接到「舉報」後頓時勃然大怒,將淨滿逮捕下獄,並命令御史裴懷古負責此案,一旦查實淨滿劣跡,立即誅殺欺世淫僧。

裴懷古秉承公道辦案

裴懷古卻沒有草草了事,而是深究案件的根本,最終發現淨滿實屬被人誣陷,就果斷釋放了淨滿,並反過來懲治誣陷淨滿的和尚。武則天聽到裴懷古上奏的判決結果後,又驚又怒,驚的是判決結果完全出乎自己意外,怒的是自己親自定性督辦的御案居然被裴懷古翻案。武則天不由得臉色大變,厲聲責備裴懷古執法不公、寬縱罪犯,要衛士拉他下獄治罪。裴懷古卻堅持判決結果不肯改變。

李昭德在一旁打圓場說:「小臣認為,裴懷古審案粗枝大葉,請陛下命令他重審。」裴懷古激憤地高聲說:「陛下頒布的法律沒有親疏之分,普天之下應當遵守同一標準。陛下為何要讓小臣誅殺無辜的人,來違背陛下關於法律的聖旨?假使淨滿真有違法行為,我又怎有臉寬縱他?小臣只根據法律公平執法,以求不冤枉好人,不濫施刑罰。就算這樣做招來殺身之禍,我也不後悔!」武則天心裡明白了,就放了裴懷古。

因果輪迴,神靈解難

裴懷古後來擔任閻知微的副使出使突厥和親。突厥劫持了使節,脅迫閻知微做「南面可汗」,又逼迫裴懷古接受偽職。裴懷古不肯投降,說:「與其毀節而生,不如守忠而死,請你現在就把我的頭砍掉,我決不躲避。」在生死關頭,突厥竟然沒有殺他,將他囚在軍中。突厥南下入侵趙州、定州時,裴懷古趁機逃脫。然而裴懷古一向體質瘦弱,受不了路上騎馬奔馳的辛苦,後面追兵就要到了,裴懷古卻不能騎馬。裴懷古就虔心禱告上天,但願自己死也要死在南方大唐的土地上。

裴懷古逃得精疲力竭,在路上歇息的時候睡著了,夢見一位樣子像淨滿的僧人,給他指路說:「可以從這條路走。」 裴懷古醒來後就跟從夢中指示走,避開大路追兵,在山谷中輾轉跋涉,最終到達并州邊境。當時并州長史武重規縱兵行凶,手下隨便殺人冒充戰功請賞。巡邏隊看見裴懷古來了,急忙把裴懷古抓住。在他命懸一線之際,有一個士兵突然驚呼:「這不是裴御史嗎?」裴懷古得以安全返回大唐。裴懷古接連逃脫大難,當時人們都認為這是因為裴懷古堅守節操、為高僧洗冤昭雪,因而得到了神靈的護佑 。

(文/史鑑 據《新唐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