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密:人體的“第三隻眼睛”


人體的第三隻眼,在現代醫學上認為是人體的松果體,在修煉界裡稱為內在眼,天眼或天目。關於人類「第三隻眼」的說法由來已久,古今中外的文明中均有記載。在許多古老文明的神像、祭司的面具上,或印度的佛像,道家的神像上在額頭的部位都不約而同地刻畫者這一隻眼睛。古希臘哲學家將其稱之為「靈魂的寶座」。各種信仰與宗教也都有相似的標誌來表現神的全視之眼。

第三隻眼睛的位置

現代醫學認為,人體的松果體(Pineal Gland)位於人腦的中心部位,是脊椎動物的大腦中的一個小型內分泌腺。它產生血清素衍生品褪黑素,這種激素對清醒/睡眠模式和季節性/周期性功能的調製有影響。它的形狀像一個微型的松果(因而得名),僅有米粒大小,位於大腦中心附近,在兩個腦半球之間,夾在兩個圓形丘腦所在的凹槽中。

有大量證據表明,松果體是有感光組織架構基礎的,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號傳遞系統,充滿視網膜色素的松果體常被人稱為「第三隻眼」。科學家最近發現,沒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魚就是利用松果體來「看」外界。人的肉眼也只是像照相機的鏡頭起對焦、採集光線的作用,而松果體卻是像照相機的CCD或底片起真正感光成像的作用。

英國曼徹斯持大學的阿.羅賓.貝克教授發現∶在松果體的前方有一個生物磁場,它可聚集射線,並能起到掃描圖像的作用。科學已證明人類確實存在有第三隻眼,現代西方醫學解剖發現松果體的位置正好和古代東方道家所描述的泥丸宮和天目(第三隻眼,Third Eye)的位置相吻合。

古代故事中的第三隻眼睛

道家故事《封神演義》中的二郎神楊戩與聞太師都修鍊出了第三隻眼(一般人看不到,是在另外空間體現)。春秋時代的老子和他的學生亢桑子也具有第三隻 眼的功能,據《呂氏春秋.重言篇》記載∶「聖人聽於無聲,視於無形……老聃是也。」《列子.仲尼篇》雲∶「有亢桑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視而目聽」。

中國古代的一些大醫學家都是修道之人,都具備著「第三隻眼」的功能。比如《史 記.扁鵲列傳》中記載,神醫扁鵲具有「視人五臟顏色」的能力,能透視人體,再配合自己的醫學知識,幫人「看」病。(但是中醫這些最精華的部分卻被中共視為迷信,沒有得到繼承,現在的中醫只不過繼承了一些藥方和經驗,所以也很難再有神醫出現了。)

現代第三隻眼的實例

在中國八九十年代氣功熱的時候,也進行過對特異功能的研究,許多科學界人士曾參與研究。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表示:「人體科學是尖端的尖端的科學。」他明確指出:實踐表明,氣功可以練出特異功能來。氣功是打開人體科學大門的鑰匙。

廣東省佛山南海地區,有一個8歲的兒童小薇可以蒙著眼睛讀書、寫字。當記者問她蒙著眼睛可以做什麼時,她回答說什麼都可以。而擁有「第三隻眼」這種神奇功能的還不止小薇一人,另一個女孩可以蒙住眼睛穿針、摸牌。佛山南海電視台的記者,採訪了當事人,並現場實驗,結果兩個女孩都在蒙著眼睛的情況下,讀出紙上的文字、紙牌上的點數,還可以穿針引線。

這兩位小女孩並不是天生具有神通,而是跟隨來自馬來西亞的韓老師學習了「盲視力讀書法」,就是用腦波看、讀東西。韓老師說,2008年美國醫學界就指出視覺有二個通路,腦波也可以看。

其實這種事情並不新鮮,1979年四川省發現10歲的小孩唐雨,他能用耳朵辨認搓揉成團的紙張上所寫的文字或所畫圖形,即「耳朵識字」。其後幾年之中,中國大陸又發現了成百上千的兒童具有類似的能力,他們有些可以用耳朵,有些可以用手指,有些可以用腋下感應或辨識紙團上的圖案。

手指識字訓練班中的第三隻眼

台灣大學校長李嗣涔長期研究「兒童手指識字」,在1999年—2004年開設的「手指識字訓練班」中,他招收了138名6-13歲的兒童進行培訓,結果有21人可以用手指識字。李嗣涔設計的訓練內容十分簡單,先讓學員打坐十分鐘,去除心中雜念,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指頂端,然後識別黑布袋內字條上所寫的數字或文字。

2003年,李嗣涔認識當時11歲的中日混血兒高橋舞。在手指識字的實驗中,李嗣涔把寫了字的紙條放在黑布套裡,讓她用手指觸摸布套,結果她不但看得到字,連顏色也知道,就如同真的用眼睛看到一樣。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李嗣涔發現高橋舞雖然能夠感應各種各樣的文字和圖形,但遇到和宗教有關的字,例如:佛、耶穌、菩薩時,她竟然「看不到」任何字,而是見到一團白光或閃亮的十字架。小紙團中如果寫的是藥師佛時,她除了見到亮光外,還能聞到中藥味道。

李嗣涔形容手指識字的能力就像「天眼通」,人的腦中可能存在著「第三眼」,可以不通過肉眼,由大腦直接接收外界信息,和紙張產生「心物合一」的「透視眼」現象。

與李嗣涔合作進行特異功能研究的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德表示,雖然人腦中的松果體目前被認為沒有實際功用,但他相信,松果體可能是人體接收與散發「特殊信息」的中樞。

而古老的修煉界認為,冥想打坐可以激發鬆果體的功能,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東西,稱之為開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