苻融運用智慧揚善懲惡的故事


古代聖賢提倡「仁義禮智信」,其中的「智 」,不僅包括知識與真理,也包括智慧與聰明。苻融運用智慧揚善懲惡的故事就是「智 」的具體體現 。

五胡十六國中的前秦,是氐族所建立的政權。符堅為帝時,統一了北方,是十六國中最強盛的國家。苻堅有個兄弟叫苻融,是他的得力助手,也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十分傑出的少數民族人物。史書記載說,苻融聰辯明慧,文武兼能,治理地方,領兵上陣,都有極不尋常的表現。

苻融特別善於斷獄,觀色察形,究事推理,他都高人一籌,無不曲盡情狀。他擔任司肅校尉時,偵破過很多疑難案件,使他管理的地方「盜賊止息,路不拾遺」。

董豐冤案

京兆人董豐,出外遊學三年,回家後,同妻子一起到妻家看望,晚上睡覺時,妻子被殺於床上。妻兄認定董豐是兇手,就將他扭送官府。董豐受不了嚴刑拷打,就招認殺妻。

苻融審核這件案子時,發現根本沒有有力的證據。在缺乏材料和線索的情況下,他精心推理分析,緊緊抓住董豐偶然說出來的案發前後的心理狀態,包括他說的卜筮、做夢的情況,研究董豐的惶惶不安,研究他們的夫妻關係,終於發現董豐的妻子與人有奸。他設法揭露了姦夫,案情也就迎刃而解了。原來是姦夫、姦婦,合謀要殺害董豐,黑夜慌亂中,錯殺了董妻。就這樣,他平反了一樁冤案。

苻融驗走

另外,苻融在管轄冀州時,發生了這樣一個案件。一個老太太在回家的路上,被強盜搶去了包袱,包袱裡裝有一些對她來說至關緊要的銀錢。老太太呼天叫地,高喊捉賊。

旁邊走來一個年輕人,看見老太太傷心痛哭的樣子,動了惻隱之心,就順著老太太所指的方向,飛跑去追趕強盜。這小伙子健壯輕捷,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強盜。兩人爭奪包袱,扭打在一起。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強盜見跑不脫了,靈機一動,反咬一口,大罵對方是賊,說自己是見義勇為,追上來抓這個狗強盜的。兩人互相指斥對方是強盜,旗鼓相當,鬧得圍觀者莫名其妙。

老太太跌跌撞撞地趕到後,人們問她:是誰搶了她的東西,她只知道是賊,卻分不清哪一個是搶她的賊,哪一個是幫她的好人。這也難怪,這時候天已黃昏,老太太眼睛不好使,況且全副心思都放在那個包袱上,自然分不清個頭、衣著、年齡都差不多的兩個人。

地方出了搶劫案,差役不敢不管,他拉住兩個年輕人說:「你們誰真誰假,我無法分清。沒辦法,只好委屈二位到衙門裡去一趟,到那裡,我交了差;你們呢,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說罷,連老太太一起,都送到官衙去了。

苻融剛好巡視地方,來到這裡。事發的第二天上午,三個當事人被推到他面前。他聽了情況稟報以後,又仔細端詳了一好一壞、難分好壞的那兩個青年,想了一想,便對當地的官員們說:「誰好誰壞,儘管他們的臉上沒有刻字,但也不難分辨。你們把這兩個人帶出去,讓他們舉行跑步比賽:同時向鳳陽門方向跑去,誰先跑出鳳陽門的,就不是強盜。送他一分禮物,叫人走人。」

官吏和衙役,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審盜的,但又早就聽說苻融滿腹經倫,極有智慧,絕非等閒之輩,他既然如此說,就一定有好戲可看。因此,就照他的指示執行。

怎麼分辨出真賊

過了一會兒,跑步比賽開始了。那個跑得快的,首先跑出了鳳陽門。得到禮品,高興的走了。那個跑得慢的,過了一會兒,才跑到鳳陽門,就被衙役將他抓住、帶回。苻融指著跑得慢的人說:「你這個毛賊,搶了東西,還誣枉好人。現在,你該承認自己是賊了嗎?」這個跑步比賽的失敗者,還真的不再狡辯,老實招認了自己是賊。

左右官吏問苻融,用賽跑怎麼能分辨出真賊?苻融說:「其實很簡單。強盜搶了包袱後,自然要拚命跑開;見義勇為的捉盜人,在後面追,他起步晚,可還是追上了強盜,說明他跑步的速度比真強盜快。因此,跑得慢的就是盜賊,跑得快的是捉盜人。讓他們比賽跑步,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大家聽了,都覺得這是個既簡單又絕妙的高招,從此以後,州郡有了難以決斷的疑獄,都要請苻融去指點、判斷。

原文

前秦苻融,為冀州牧。有老姥於路遇劫,喝賊,路人為逐擒之,賊反誣路人。時已昏黑,莫知其孰是,乃俱送之。融見而笑曰:「此易知耳。可二人並走,先出鳳陽門者非賊。」既而還入,融正色謂後出者曰:「汝真賊也,何誣人乎!」賊遂服罪。蓋以賊若善走,必不被擒,故知不善走者賊也。

蓋辨誣之術,唯博聞、深察,不可欺惑,乃能精焉。苻融驗走而得其實,可謂察之深而辨之明矣。

(事據《晉書•苻融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