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未泯良知化解將軍的亂世冤怨


亂世結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8月- 1918年11月)時,德軍李斯特那時還只是個少尉。在索頓河戰役中,比利時人為了突破德軍的雷區,組織了60頭公牛開路,領頭的公牛撞瞎了德軍李斯特少尉的右眼,但那公牛也因踩中地雷被炸傷一條腿。就在李斯特撥槍要殺掉這頭公牛時,一發炮彈飛來把李斯特震得暈倒了。

於是,李斯特由一個英俊的小伙子變成了獨眼龍,他恨那頭公牛。後來他得知那頭公牛是那次戰役中唯一倖存的牛,一戰後被送進了比利時威蘇裡榮軍院。

有軍籍的「騎士」公牛

時光苒荏,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9月—1945年9月)爆發。李斯特成為德國第6集團軍參謀長,將軍軍銜。1941年,德軍入侵比利時,療養勝地威蘇裡城被德軍占領。德國駐軍有個少校叫克魯伯,他剛一上任就接到李斯特將軍的命令:到比利時威蘇裡的榮譽軍人院槍斃一頭名叫「騎士」的公牛。

然而,當克魯伯少校帶人來到榮軍院,撥出手槍要槍殺「騎士」公牛時,被俘的比利時軍人都怒吼起來。一個比利時軍人走出人群,對克魯伯說:「少校,我是比利時陸軍中士約瓦克,也是這頭牛的勤務兵,根據《日內瓦公約》,你不能殺害這頭牛,你必須把它當作戰俘對待!」

克魯伯少校一楞:「把一頭牛當作戰俘?笑話!」約瓦克鄭重地拿出一張紙遞給他。克魯伯少校一看,是奧波彼德國王給這頭牛的授勳令:「授予『騎士』比利時王國陸軍上校軍銜,頒二級榮譽勳章……,1917年12月11日。」

克魯伯少校傻眼了。這是頭有軍籍的牛,而且軍銜比自己還高,按照《日內瓦公約》,他確實無權槍斃它。他只好把它關到戰俘營裡,然後把這個意外情況電話報告給李斯特將軍。李斯特將軍告訴他:「那就在戰俘營裡合法地處理它,我不相信它在那裡什麼錯也不犯。」

走過死亡陷阱

根據德軍戰俘營的有關規定,戰俘嚴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當場擊斃的。

第二天,少校就命令士兵把老牛和戰俘們帶到了木料廠,那裡有剛卸下的整整五車皮木頭,士兵們給老牛套上了牛車,讓它拉那些堆積如山的木頭。

少校在心裡已經盤算好了,對於這樣一隻養尊處優的軍牛來說,這種苦差事無疑是它無法忍受的,只要它稍一牴觸,士兵們就會用鞭子抽它,牛的脾氣是暴躁的,它會反抗,只要它一有過激的行為,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槍斃它!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但「騎士」並沒有違抗命令,而是默默地拖著一條殘腿一瘸一拐地拚命拉著沉重的車子,,一趟,兩趟,三趟……「騎士」的身上開始流汗,傷腿也開始一瘸一拐,幾乎要累得倒下,可它搖搖晃晃地堅持著。

當它拉到第50車時,默默勞作著的戰俘們都看不下去了,他們開始騷動,約瓦克跑到少校面前抗議:「這頭牛已經26歲了,按照牛的壽命,它已屬於老年,你讓一個老年軍人幹這樣重的活合適嗎?你是想累死它,你這是在犯罪!」

沒辦法,少校只好讓「騎士」休息。但他眼珠一轉,又有了主意,他接受了約瓦克的抗議:「是的,今天讓它幹得太多了,明天給它放一天的假,讓它自由活動一天吧!」

第二天少校故意讓士兵把營區的大門打開,外面是一片寬闊的草地,在通往草地的路上密布著地雷。少校的意思很清楚:青草對牛的誘惑是至命的,它只要向那片草地奔去,就會犯了逃跑的營規,而它將被地雷炸得粉身碎骨。

「騎士」果然被營地大門外的青草吸引,它慢慢地走了過去,可當它走到營區門口那條立有骷髏標誌的白線時,卻又轉身回到了營區。

「這是頭什麼樣的公牛?!」少校沒想到「騎士」居然明白什麼是警戒線。驚訝之餘,他了解到,在索頓河戰役後,受傷的「騎士」曾被德軍俘虜,在集中營被役使了3個多月。後來德軍戰敗,「騎士」重新回到比利時,受到國王的冊封。

了解歷史真相的少校唏噓不已:現在,「騎士」居然是第二次進德軍的集中營了!他不禁對「騎士」肅然起敬。他決定給老牛正常戰俘的待遇。

化仇敵為莫逆之交

一個月過去了,「騎士」依然活著,這讓李斯特將軍十分惱怒,他把克魯伯少校叫到司令部臭罵了一頓,少校辯解說:「我和我的士兵都是有榮譽感的軍人,大家實在無法對一個有戰功的動物下手。」

聽了少校的逆耳之言,將軍的獨眼裡冒出了火:「那好!既然它是一個特殊的戰俘,那就需要一個特殊的守衛來看管它。」說著,副官牽過一隻德國牧羊犬。

將軍說:「這是我的護衛犬,名叫『野狼』,我已簽發命令,授予它陸軍少校軍銜,從明天起,這條軍犬負責看管那頭蠢牛,不管它對那頭牛做什麼,你們都不能干涉——動物的事情交給動物去解決。」

少校只好把野狼帶回集中營,把它和「騎士」關在一起。野狼攻擊「騎士」,「騎士」奮起自衛,最終野狼敗倒在地。「騎士」抬起前蹄,正準備給野狼致命的一擊,這時,它卻突然放下前蹄,放過了野狼,然後喘息地走到一邊臥了下來。野狼也從地上爬起來,躲到很遠的地方,再也不敢靠近「騎士」。

令人驚奇的是,第二天,人們發現野狼居然與「騎士」成了莫逆之交,不管「騎士」走到哪兒,野狼都十分忠誠地護衛著「騎士」,誰若敢呵斥「騎士」,野狼就會齜牙沖誰狂吠。

李斯特:我看到了神的光芒

接到報告的李斯特不能相信,自己一手訓練出的野狼居然會和敵人成為朋友,他趕到集中營,下令處罰「叛徒」,把野狼當眾絞死。

野狼的悲鳴聲讓老牛開始煩躁不安,看著士兵對野狼行刑,「騎士」竟掙脫看守的韁繩,連續撞倒幾個行刑的士兵,救出了野狼。將軍氣瘋了,他撥出手槍,要親手槍斃老牛。

可他沒想到,就在他槍響的一瞬間,野狼一躍而起,擋住了射向「騎士」的子彈,槍聲之後,野狼鮮血迸流,一聲不響地跌落在地上死了。

「騎士」悲吟著走上去,跪在野狼跟前,用舌頭舔著朋友的屍體。李斯特再次抬起手槍,對準了「騎士」,「騎士」毫無畏懼,平靜地抬起頭,默默地看著他。

對峙中,像二十三年前一樣,面對著面,眼對著眼。人們屏住了呼吸,等待著另一聲槍響。

5分鐘後,李斯特的槍口無力地垂了下去,他吩咐少校說:「按軍人的標準安葬野狼,善待這頭老牛。」說完,便默然離去。

李斯特在他當天的日記中寫道:從「騎士」公牛的眼睛裡,我看到了神的光芒。

後記

3天後,比利時境內所有戰俘營部都接到了李斯特將軍簽發的命令,嚴格按照《日內瓦公約》對待戰俘,禁止一切虐待和虐殺戰俘的行為。

二戰結束後,德軍第6集團軍的許多高級將領都被比利時政府逮捕處決,而李斯特將軍因為其簽發過保護戰俘的命令而得到了比利時人民的諒解,他未被起訴,平靜地度過了自己的晚年。

比利時人光復國家後,「騎士」公牛再次獲得了軍隊的榮譽勳章。戰爭結束三年後,它安祥地在威蘇裡城去世,李斯特將軍,克魯伯少校,約瓦克上士,這些曾經彼此敵對廝殺的軍人們,都出現在它的葬禮上。

結語

李斯特將軍在大權在握之時也能喚醒自己的良知,彰顯人性,遵守規則,善良公平地對待弱小——即使是對待成為「俘虜」的一頭牛——他避免了自己因意氣用事而犯下罪行,最終也維護了自己的權益和生命,並且他還永遠得到良心的安寧。這個故事實在值得我們深思與借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