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故事:善心的回報-驪龍寶珠


唐朝唐德宗建中年初(大概780年-783年 ),樂安地區有一個叫任頊的讀書人,他性情清高,不喜塵寰俗事,獨自居住在深山,讀書作學問,樂此不疲。

黃龍突然來訪

有一天,他一人坐在家中,門上傳來罕有的叩門聲。一個穿著黃衣、相貌清奇、拄著拐杖的老人來找他。

任頊把他迎進門來,請他坐下來聊一聊。來人臉色非常沮喪,看樣子心中有事。任頊於是問他:「看您臉色沮喪,莫非有愁事嗎?不然,是你的家裡有病人,讓你惦記得太厲害了?」

老人說:「是呀!我一肚子憂愁,就等著你問我呢。從這裡往西一里,有一個大水池,我住在那裡住了幾百年了,我是池中的黃龍。可是現在禍事卻要降臨我身上。除了你,誰也不能救我,因此,我才來求你。」

任頊說:「我是塵俗中人,只知道有詩書禮樂,其它術業我就不懂了。怎能使你解除災禍呢?」

老人說:「只勞你說幾個字,不用藉助其它道術,就能解救我。」

任頊說:「那就請你教我吧。」

老人說:「兩天後的早晨,請你為我到大水池邊來一趟。那天正午,會有一個道士自西而來,他就是將加害我的人。那道士會弄乾池中水來殺我。當你看到池水乾了,你就尖聲喊『天有命,殺黃龍者死!』說完了,水池應當又滿起來。道士一定會繼續施法術,你就再喊,如此這般喊三次,我就能保全性命了。我一定重重地報答你,希望你不要有其它顧慮。」

任頊答應了老人,老人懇切致謝,老半天才離去。

大水池邊的神奇事

兩天後,任頊就往西邊走,走了大約一里地,果然有一個大水池。此時,日未到天中,他就坐在水池旁邊等著。到了正午,忽然看到一片雲,從西慢慢地飄來,緩緩降到水池邊,有個道士從雲中走了出來。

那道士身材頎長。他站在池邊,從袖子裡取出幾張符扔到池中,立刻,池水全部乾涸。但見一條黃龍緊貼著池底、匍匐在泥沙裡。此時,任頊立即大聲喊道:「天有命,殺黃龍者死!」喊完,但見池水馬上漲滿。

道士生氣了,就從袖中又取出幾張紅字符投到池中,池水果然又乾了。任頊又尖聲大喊一遍,池水就又滿起來。

道士氣壞了,不到一頓飯的工夫,一共取出十多張紅色符條向空中拋去,紅符全都化成紅雲,紅雲落到池中,池水就再一次枯竭。任頊依樣再高喊一次,池水就再一次溢滿。

道士對著任頊說:「我花費了十年的功夫才弄到這條龍吃,你一個讀書人,為什麼要救牠這個異類呢?」他憤怒地責備了幾句,然後走了。

善心的回報-驪龍寶珠

任頊也回到自己家裡。這天晚上,任頊夢到前幾天那個黃衣老人對他說:「全仗您救了我,不然的話我已經死在道士手上了。我心裡實在是對您感恩戴德,千言萬語難以表達我的心情,現在奉獻您一顆珍珠,用來表示我感恩之心。您可以在池邊找到它。」

驪龍寶珠(驪珠)

任頊到池邊一找,果然在池邊草叢中找到一顆直徑一寸的大珍珠,光亮耀眼,清澈潤潔,沒人知道它的價值。

任頊特意把它拿到廣陵市上去賣,有一個胡人看到了說道:「這是真正的驪龍之寶,世人沒有能得到的。」那胡人以數千萬的價錢把驪龍寶珠(驪珠)買了去。

原文:《宣室志》- 任頊

唐建中初,有樂安任頊者,好讀書,不喜塵俗事,居深山中,有終焉之志。嘗一日,閉關晝坐,有一翁叩門來謁,衣黃衣,貌甚秀,曳杖而至。頊延坐與語。既久,頊訝其言訥而色沮,甚有不樂事,因問翁曰:「何為而色沮乎,豈非有憂耶不然,是家有疾而翁念之深耶!」

老人曰:「果如是。吾憂俟子一問固久矣。且我非人,乃龍也。西去一里有大湫,吾家之數百歲,今為一人所苦,禍且將及,非子不能脫我死,輒來奉訴。子今幸問我,故得而言也。」

頊曰:「某塵中人耳,獨知有詩書禮樂,他術則某不能曉,然何以脫翁之禍乎?」

老人曰:「但授我語,非藉他術,獨勞數十言而已。」

頊曰:「願受教。」

翁曰:「後二日,願子為我晨至湫上,當亭午之際,有一道士自西來者,此所謂禍我者也。道士當竭我湫中水,且屠我。子伺其湫水竭,宜厲聲呼曰:『天有命,殺黃龍者死。』言畢,湫當滿。道士必又為術,子因又呼之。如是者三,我得完其生矣。必重報,幸無他為慮。」

頊諾之。已而祈謝甚懇,久之方去。

後二日,頊遂往山西,果有大湫。即坐於湫旁以伺之。至當午,忽有片雲,自西冉冉而降於湫上,有一道士自雲中下,頎然而長,約丈余,立湫之岸,於袖中出墨符數道投湫中。頃之,湫水盡涸。見一黃龍帖然俯於沙。頊即厲聲呼:「天有命,殺黃龍者死。」言訖,湫水盡溢。

道士怒,即於袖中出丹字數符投之,湫水又竭。即震聲呼,如前詞,其水再溢。道士怒甚,凡食頃,乃出朱符十餘道,向空擲之,盡化為赤雲,入湫,湫水即竭。呼之如前詞,湫水又溢。

道士顧謂頊曰:「吾一十年始得此龍為食,奈何子儒士也,奚救此異類耶!」怒責數言而去。頊亦還山中。

是夕,夢前時老人來謝曰:「賴得君子救我,不然,幾死道士手。深誠所感,千萬何言。今奏一珠,可於湫岸訪之,用表我心重報也。」頊往尋之,果得一粒徑寸珠於湫岸草中,光耀洞澈,殆不可識。頊後特至廣陵市,有胡人見之曰:「此真驪龍之寶也。而世人莫可得。」以數千萬為價而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