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未泯良知化解将军的乱世冤怨


乱世结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8月- 1918年11月)时,德军李斯特那时还只是个少尉。在索顿河战役中,比利时人为了突破德军的雷区,组织了60头公牛开路,领头的公牛撞瞎了德军李斯特少尉的右眼,但那公牛也因踩中地雷被炸伤一条腿。就在李斯特拨枪要杀掉这头公牛时,一发炮弹飞来把李斯特震得晕倒了。

于是,李斯特由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变成了独眼龙,他恨那头公牛。后来他得知那头公牛是那次战役中唯一幸存的牛,一战后被送进了比利时威苏里荣军院。

有军籍的“骑士”公牛

时光苒荏,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9月—1945年9月)爆发。李斯特成为德国第6集团军参谋长,将军军衔。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疗养胜地威苏里城被德军占领。德国驻军有个少校叫克鲁伯,他刚一上任就接到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比利时威苏里的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叫“骑士”的公牛。

然而,当克鲁伯少校带人来到荣军院,拨出手枪要枪杀“骑士”公牛时,被俘的比利时军人都怒吼起来。一个比利时军人走出人群,对克鲁伯说:“少校,我是比利时陆军中士约瓦克,也是这头牛的勤务兵,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不能杀害这头牛,你必须把它当作战俘对待!”

克鲁伯少校一楞:“把一头牛当作战俘?笑话!”约瓦克郑重地拿出一张纸递给他。克鲁伯少校一看,是奥波彼德国王给这头牛的授勋令:“授予‘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荣誉勋章……,1917年12月11日。”

克鲁伯少校傻眼了。这是头有军籍的牛,而且军衔比自己还高,按照《日内瓦公约》,他确实无权枪毙它。他只好把它关到战俘营里,然后把这个意外情况电话报告给李斯特将军。李斯特将军告诉他:“那就在战俘营里合法地处理它,我不相信它在那里什么错也不犯。”

走过死亡陷阱

根据德军战俘营的有关规定,战俘严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当场击毙的。

第二天,少校就命令士兵把老牛和战俘们带到了木料厂,那里有刚卸下的整整五车皮木头,士兵们给老牛套上了牛车,让它拉那些堆积如山的木头。

少校在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对于这样一只养尊处优的军牛来说,这种苦差事无疑是它无法忍受的,只要它稍一抵触,士兵们就会用鞭子抽它,牛的脾气是暴躁的,它会反抗,只要它一有过激的行为,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枪毙它!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但“骑士”并没有违抗命令,而是默默地拖着一条残腿一瘸一拐地拚命拉着沉重的车子,,一趟,两趟,三趟……“骑士”的身上开始流汗,伤腿也开始一瘸一拐,几乎要累得倒下,可它摇摇晃晃地坚持着。

当它拉到第50车时,默默劳作著的战俘们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开始骚动,约瓦克跑到少校面前抗议:“这头牛已经26岁了,按照牛的寿命,它已属于老年,你让一个老年军人干这样重的活合适吗?你是想累死它,你这是在犯罪!”

没办法,少校只好让“骑士”休息。但他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他接受了约瓦克的抗议:“是的,今天让它干得太多了,明天给它放一天的假,让它自由活动一天吧!”

第二天少校故意让士兵把营区的大门打开,外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地,在通往草地的路上密布着地雷。少校的意思很清楚:青草对牛的诱惑是至命的,它只要向那片草地奔去,就会犯了逃跑的营规,而它将被地雷炸得粉身碎骨。

“骑士”果然被营地大门外的青草吸引,它慢慢地走了过去,可当它走到营区门口那条立有骷髅标志的白线时,却又转身回到了营区。

“这是头什么样的公牛?!”少校没想到“骑士”居然明白什么是警戒线。惊讶之余,他了解到,在索顿河战役后,受伤的“骑士”曾被德军俘虏,在集中营被役使了3个多月。后来德军战败,“骑士”重新回到比利时,受到国王的册封。

了解历史真相的少校唏嘘不已:现在,“骑士”居然是第二次进德军的集中营了!他不禁对“骑士”肃然起敬。他决定给老牛正常战俘的待遇。

化仇敌为莫逆之交

一个月过去了,“骑士”依然活着,这让李斯特将军十分恼怒,他把克鲁伯少校叫到司令部臭骂了一顿,少校辩解说:“我和我的士兵都是有荣誉感的军人,大家实在无法对一个有战功的动物下手。”

听了少校的逆耳之言,将军的独眼里冒出了火:“那好!既然它是一个特殊的战俘,那就需要一个特殊的守卫来看管它。”说着,副官牵过一只德国牧羊犬。

将军说:“这是我的护卫犬,名叫‘野狼’,我已签发命令,授予它陆军少校军衔,从明天起,这条军犬负责看管那头蠢牛,不管它对那头牛做什么,你们都不能干涉——动物的事情交给动物去解决。”

少校只好把野狼带回集中营,把它和“骑士”关在一起。野狼攻击“骑士”,“骑士”奋起自卫,最终野狼败倒在地。“骑士”抬起前蹄,正准备给野狼致命的一击,这时,它却突然放下前蹄,放过了野狼,然后喘息地走到一边卧了下来。野狼也从地上爬起来,躲到很远的地方,再也不敢靠近“骑士”。

令人惊奇的是,第二天,人们发现野狼居然与“骑士”成了莫逆之交,不管“骑士”走到哪儿,野狼都十分忠诚地护卫著“骑士”,谁若敢呵斥“骑士”,野狼就会龇牙冲谁狂吠。

李斯特:我看到了神的光芒

接到报告的李斯特不能相信,自己一手训练出的野狼居然会和敌人成为朋友,他赶到集中营,下令处罚“叛徒”,把野狼当众绞死。

野狼的悲鸣声让老牛开始烦躁不安,看着士兵对野狼行刑,“骑士”竟挣脱看守的缰绳,连续撞倒几个行刑的士兵,救出了野狼。将军气疯了,他拨出手枪,要亲手枪毙老牛。

可他没想到,就在他枪响的一瞬间,野狼一跃而起,挡住了射向“骑士”的子弹,枪声之后,野狼鲜血迸流,一声不响地跌落在地上死了。

“骑士”悲吟著走上去,跪在野狼跟前,用舌头舔著朋友的尸体。李斯特再次抬起手枪,对准了“骑士”,“骑士”毫无畏惧,平静地抬起头,默默地看着他。

对峙中,像二十三年前一样,面对着面,眼对着眼。人们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另一声枪响。

5分钟后,李斯特的枪口无力地垂了下去,他吩咐少校说:“按军人的标准安葬野狼,善待这头老牛。”说完,便默然离去。

李斯特在他当天的日记中写道:从“骑士”公牛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神的光芒。

后记

3天后,比利时境内所有战俘营部都接到了李斯特将军签发的命令,严格按照《日内瓦公约》对待战俘,禁止一切虐待和虐杀战俘的行为。

二战结束后,德军第6集团军的许多高级将领都被比利时政府逮捕处决,而李斯特将军因为其签发过保护战俘的命令而得到了比利时人民的谅解,他未被起诉,平静地度过了自己的晚年。

比利时人光复国家后,“骑士”公牛再次获得了军队的荣誉勋章。战争结束三年后,它安祥地在威苏里城去世,李斯特将军,克鲁伯少校,约瓦克上士,这些曾经彼此敌对厮杀的军人们,都出现在它的葬礼上。

结语

李斯特将军在大权在握之时也能唤醒自己的良知,彰显人性,遵守规则,善良公平地对待弱小——即使是对待成为“俘虏”的一头牛——他避免了自己因意气用事而犯下罪行,最终也维护了自己的权益和生命,并且他还永远得到良心的安宁。这个故事实在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