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故事:善心的回报-骊龙宝珠


唐朝唐德宗建中年初(大概780年-783年 ),乐安地区有一个叫任顼的读书人,他性情清高,不喜尘寰俗事,独自居住在深山,读书作学问,乐此不疲。

黄龙突然来访

有一天,他一人坐在家中,门上传来罕有的叩门声。一个穿着黄衣、相貌清奇、拄著拐杖的老人来找他。

任顼把他迎进门来,请他坐下来聊一聊。来人脸色非常沮丧,看样子心中有事。任顼于是问他:“看您脸色沮丧,莫非有愁事吗?不然,是你的家里有病人,让你惦记得太厉害了?”

老人说:“是呀!我一肚子忧愁,就等着你问我呢。从这里往西一里,有一个大水池,我住在那里住了几百年了,我是池中的黄龙。可是现在祸事却要降临我身上。除了你,谁也不能救我,因此,我才来求你。”

任顼说:“我是尘俗中人,只知道有诗书礼乐,其它术业我就不懂了。怎能使你解除灾祸呢?”

老人说:“只劳你说几个字,不用借助其它道术,就能解救我。”

任顼说:“那就请你教我吧。”

老人说:“两天后的早晨,请你为我到大水池边来一趟。那天正午,会有一个道士自西而来,他就是将加害我的人。那道士会弄干池中水来杀我。当你看到池水干了,你就尖声喊‘天有命,杀黄龙者死!’说完了,水池应当又满起来。道士一定会继续施法术,你就再喊,如此这般喊三次,我就能保全性命了。我一定重重地报答你,希望你不要有其它顾虑。”

任顼答应了老人,老人恳切致谢,老半天才离去。

大水池边的神奇事

两天后,任顼就往西边走,走了大约一里地,果然有一个大水池。此时,日未到天中,他就坐在水池旁边等著。到了正午,忽然看到一片云,从西慢慢地飘来,缓缓降到水池边,有个道士从云中走了出来。

那道士身材颀长。他站在池边,从袖子里取出几张符扔到池中,立刻,池水全部干涸。但见一条黄龙紧贴著池底、匍匐在泥沙里。此时,任顼立即大声喊道:“天有命,杀黄龙者死!”喊完,但见池水马上涨满。

道士生气了,就从袖中又取出几张红字符投到池中,池水果然又干了。任顼又尖声大喊一遍,池水就又满起来。

道士气坏了,不到一顿饭的工夫,一共取出十多张红色符条向空中抛去,红符全都化成红云,红云落到池中,池水就再一次枯竭。任顼依样再高喊一次,池水就再一次溢满。

道士对着任顼说:“我花费了十年的功夫才弄到这条龙吃,你一个读书人,为什么要救它这个异类呢?”他愤怒地责备了几句,然后走了。

善心的回报-骊龙宝珠

任顼也回到自己家里。这天晚上,任顼梦到前几天那个黄衣老人对他说:“全仗您救了我,不然的话我已经死在道士手上了。我心里实在是对您感恩戴德,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的心情,现在奉献您一颗珍珠,用来表示我感恩之心。您可以在池边找到它。”

骊龙宝珠(骊珠)

任顼到池边一找,果然在池边草丛中找到一颗直径一寸的大珍珠,光亮耀眼,清澈润洁,没人知道它的价值。

任顼特意把它拿到广陵市上去卖,有一个胡人看到了说道:“这是真正的骊龙之宝,世人没有能得到的。”那胡人以数千万的价钱把骊龙宝珠(骊珠)买了去。

原文:《宣室志》- 任顼

唐建中初,有乐安任顼者,好读书,不喜尘俗事,居深山中,有终焉之志。尝一日,闭关昼坐,有一翁叩门来谒,衣黄衣,貌甚秀,曳杖而至。顼延坐与语。既久,顼讶其言讷而色沮,甚有不乐事,因问翁曰:“何为而色沮乎,岂非有忧耶不然,是家有疾而翁念之深耶!”

老人曰:“果如是。吾忧俟子一问固久矣。且我非人,乃龙也。西去一里有大湫,吾家之数百岁,今为一人所苦,祸且将及,非子不能脱我死,辄来奉诉。子今幸问我,故得而言也。”

顼曰:“某尘中人耳,独知有诗书礼乐,他术则某不能晓,然何以脱翁之祸乎?”

老人曰:“但授我语,非藉他术,独劳数十言而已。”

顼曰:“愿受教。”

翁曰:“后二日,愿子为我晨至湫上,当亭午之际,有一道士自西来者,此所谓祸我者也。道士当竭我湫中水,且屠我。子伺其湫水竭,宜厉声呼曰:‘天有命,杀黄龙者死。’言毕,湫当满。道士必又为术,子因又呼之。如是者三,我得完其生矣。必重报,幸无他为虑。”

顼诺之。已而祈谢甚恳,久之方去。

后二日,顼遂往山西,果有大湫。即坐于湫旁以伺之。至当午,忽有片云,自西冉冉而降于湫上,有一道士自云中下,颀然而长,约丈余,立湫之岸,于袖中出墨符数道投湫中。顷之,湫水尽涸。见一黄龙帖然俯于沙。顼即厉声呼:“天有命,杀黄龙者死。”言讫,湫水尽溢。

道士怒,即于袖中出丹字数符投之,湫水又竭。即震声呼,如前词,其水再溢。道士怒甚,凡食顷,乃出朱符十余道,向空掷之,尽化为赤云,入湫,湫水即竭。呼之如前词,湫水又溢。

道士顾谓顼曰:“吾一十年始得此龙为食,奈何子儒士也,奚救此异类耶!”怒责数言而去。顼亦还山中。

是夕,梦前时老人来谢曰:“赖得君子救我,不然,几死道士手。深诚所感,千万何言。今奏一珠,可于湫岸访之,用表我心重报也。”顼往寻之,果得一粒径寸珠于湫岸草中,光耀洞澈,殆不可识。顼后特至广陵市,有胡人见之曰:“此真骊龙之宝也。而世人莫可得。”以数千万为价而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