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任“拙政园”主人惨淡收场 令人深思的拙政园历史故事

苏州拙政园,中国四大古典名园之一,通过特别的造园手法,小中见大,曲中见远,山水萦绕,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创造出丰富多彩而风雅的写意派江南水乡的古朴韵味,勘称文人园林,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然而,除了园林特色之外,更令人感慨的,竟然是拙政园建园历史的故事!这个令人深思的故事,就记载在明代钱希言在《狯园》中。

毁大宏寺修园林

明朝正德年间,在苏州城齐门内曾有一处寺庙,叫大宏寺,宋代延祐年间,朝廷赐匾额“古墨静玺”,与明朝御史王献臣的宅院紧邻。

王献臣是弘治六年的进士,隶籍锦衣卫,后来担任御史一职,负责监察百官,官场失意后回到苏州老家,与当时的李长沙、文徵明等名人颇有交情,纵情山水。但他平生不信佛门所言之事。

王御史为了扩大宅院,命令家奴拆毁相邻的大宏寺。也有网上版本,说大宏寺在元朝时就已经破旧,王献臣把它买下来云云。但寺庙破旧,不等于没有出家人在此清修,也不等于没有神像。

王献臣命人将寺中的菩萨、天王等神像拉倒在地上,并用刀刮掉塑像脸上的金箔。周围的人都极力劝阻他不要那么做,告知其亵渎神灵报应惨烈之理。但王献臣始终听不进去,执意而为。

不久,寺庙中的佛、菩萨、天王等像和画轴等都被扔的满地都是,众僧也都吓得四下逃散。

占用寺院拓宽后的庭院,王献臣取名为“拙政”。里面很多东西,例如园中的古树都还是寺庙里的故物。当今,拙政园里被称为“苏州三绝”之一的是元朝的井,也是大宏寺所留的遗物。该井本无名,至元代北弹讲寺僧人余泽于此筑东斋,此井有了名字叫“天泉”。

明朝王献臣的惨烈报应

拙政园建好没有几个月,王御史突然得了疯癫病,浑身发痒,难以忍受。于是,他就自己拿着刀刮身上的皮肤。刮掉皮,仍不止痒,又刮到肌肉,最后刮到了身骨。全身骨裂,腥血淋淋,不到十天,王御史就死了。

他的儿子也未能继承他的家业,在一夜豪赌中把拙政园输给了一个姓徐的人,后来王献臣的子孙竟败落到,被卖到有钱人家做仆人的地步。

如果王献臣当初要是知道那样后果,他怎样也不敢做毁寺的事情。

历任“拙政园”主人惨淡收场

拙政园虽然风景秀美,名满天下,令人留恋。但是诡异的是,拙政园建成之后,往后500多年的岁月里,园林主人前前后后换了30多位 ,虽然拥有园林的人不是非富则贵,但历任主人住过拙政园以后,他们的人生最终都是惨淡收场,甚至不得善终。

王献臣儿子一夜豪赌中输给了徐氏,徐氏入住拙政园,后徐氏便家道中落,把拙政园卖于了当时的刑部侍郎。明末清初,拙政园的主人是当时江南一对著名情人:钱牧斋和柳如是。钱牧斋是位抗清人士,抗清失败后,柳如是提出一起投湖自尽。钱牧斋胆怯,他们回到老家,迫于生计把拙政园卖给了陈之遴,而且两人纷纷殒命。后来新的园主陈之遴后来也获罪。几年以后,陈之遴之子把拙政园卖给了吴三桂的女婿。吴三桂造反后,吴三桂的女婿在拙政园中自尽身亡。

咸丰年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攻克苏州,入住拙政园。我们现在看到了苏州拙政园景区,就是李秀成当年大规模修缮后的样子。可是就连李秀成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修缮完拙政园后不久,就被清军活捉,最后被处死。

从这些园主人生轨迹看,拙政园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大“凶宅”!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唏嘘之余,不禁令人想起一句西谚:“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而一个很糟糕的恶缘开始或者冒犯亵渎神灵的开始,很可能意味着无法解脱的梦魇。

《狯园》第七卷之“王御史毁寺报”原文

游里齐门内大宏寺,宋延祐中赐额,即古墨静玺,与王御史宪臣第宅邻道。御史耽情郸壑,季长沙文待谓诸公交善,而平生不信内典,因析毁此寺以广园。囿命恶少,挽仆佛菩萨天主诸杰于地,用刀割其面金。左右强谏不从。须明之间,楚酬纵横,僧徙奔窜,苏碑剥落,莲社荒凉。且获不数月,御史身发,佩愿积不可忍,荆栏刀由到其皮,度械让肉,肉雕惧骨,举体跪裂,腥血淋滴,何日而死。所逃花恻,名拙政,乔木千章书,寺中故物也。为吴下十卬蹈,死后其子不能守,竟鬻于衣冠家矣。以此观之,则释氏因果报应之理,岂礼也哉。

推荐文章